醇年百木>青春都市>纯情杂文合集 > 小狐狸看药师洗澡,亲额亲嘴,踩,刺激流水,马眼端烙印狐爪
    某次衡昭任务失败后,在即将进入惩罚位面之时,疯狂dd系统:“喂喂喂,0363别像死了一样,说句话呀,虽然到达位面之后记忆可能会消失,但我会变成什么奇奇怪怪的物种吗?”

    “这个不太好说呢。”系统小心翼翼。

    衡昭:“要你何用,智障系统。”

    0363迅速藏匿。

    拜拜宿主大人,祝您有个美好的狐生。

    哼!

    ——

    本应该毫无杂色的纯白小狐狸毛发上充满杂草泥屑,唯一与其它狐狸不同的是它脑门上点了一抹鲜艳漂亮的朱砂痣一般的火焰形状,几簇火焰聚拢一起,也似鲜花娇艳盛开。

    小狐狸奄奄一息地躺在稀疏的草丛里面,脑袋磨蹭泥土,将那一点特殊被尘土遮掩大半,时不时发出嘤呢似求救的声音。

    可恶的白长袍。

    可恶的臭道士。

    可恶的人类。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小狐狸心中充满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愤慨怨恨。

    草根随着风的方向而耸动弯压,颜色变成红白的狐狸耳尖在轻轻颤抖,听到了有人前来,小狐狸放下一时恼怒情绪,嘴里适当又发出几声。

    “咦?”

    不远有人走近,来人听到叫声,稍显疑惑,拨开杂乱的丛林,看清物种便弯腰抱起蜷缩成团的狐狸:“一只受伤的幼狐?”

    “嘤嘤”小狐狸虚弱地叫着。

    “挺有灵性。”男人眉眼之中透露着神性光辉,如今浅淡地染上些许担忧,低眉伸手摸了摸狐狸背部的大片烧灼流血的皮肤,背部及腹部延绵,雪白毛发纠乱成一撮一撮,手指也从背上脊骨到柔软温热的腹。

    无形而浓郁的灵气从男人身上传到小狐狸伤口处,缓慢治愈。

    小狐狸身体战栗一阵,耐住敏感点,凑着脸磨蹭男人怀里。

    可恨可恨。